太原师范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

媒体师院
中国经济时报(2016年5月18日报道):“登上舞台,为了站好讲台”——记太原师范学院音乐系教授张鹿樵
2016-05-19 14:18   审核人:

 

    正处于历史最困难时期的山西近两年困境重重,经济始终在低谷徘徊、政治生态令人侧目、信用风险不断累积、就业压力日益加大、发展环境遭受质疑,令很多生于斯长于斯的山西人感到迷茫。作为长期报道山西的经济口记者,在诸多采访场合深切地感受到这样的情绪在蔓延。很意外地发现了这样一个人物,他不是巨商大贾,不是政治新星,但他的孜孜以求、他的从不言弃让我们想到了山西精神:信义、坚韧、创新、图强。山西人应该是这样的。

    作为一位已经有一定影响的高校音乐系教授,在过去四年时间辗转北京音乐厅、上海音乐厅、深圳音乐厅、西安音乐学院学术厅、山西大剧院及山西省内高等院校、山东等地举办了11场完全意义上的个人独唱音乐会,没有华丽的舞台、没有炫目的灯光、没有庞大的乐队、没有助演的嘉宾,甚至连麦克风都没有,只有一台钢琴伴奏,他就以那坚实优美、醇厚流畅的嗓音和扎实精纯的意大利歌剧演唱功底唱了一场又一场。这在山西绝无仅有,放眼全国也是罕见。

   “登上舞台是为了站好讲台,”2015610日,座无虚席的上海音乐厅,面对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他的一番深情告白令每一个人动容:我已经56岁了,不需要再为名为利,经过这么多年,我为自己的教学找到一把金钥匙——如果想要提高声乐教学质量就必须登上舞台。他就是太原师范学院音乐系教授张鹿樵。今年523日,张鹿樵又将登上重庆大剧院音乐厅的舞台演绎经典,再展歌喉。

坚守初心  永不止步

    张鹿樵早年师从声乐教育家、歌曲译配家邓映易教授;曾出版专业论著二十余部、发表论文十余篇;他是山西第一个到西方声乐发源地意大利学习声乐的声乐教授……

    但谁也想不到,张鹿樵踏进音乐的门槛花了八年。15岁时,张鹿樵怀揣一份简单的音乐梦想开始学习声乐。两年后高考恢复,大批文艺骨干和文艺积极分子投身到高考大军,张鹿樵跻身其中。但那时他还是一个功底尚浅的声乐新兵,竞争者中高手如云,加上每年的招生名额非常少。张鹿樵没有想到,自己一考就考了八年。

    张鹿樵的父亲是山西大学历史系的教师,但他从未被特殊照顾。和我一起考的同学都考上了,我在复习;那些同学毕业了,我还在复习。那些考官都是我认识的叔叔、阿姨们,生活在同一个校园里,每年的专业测试,当我演唱结束后,他们都很和蔼地对我说:孩子,回去吧……’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让我回去了……”回忆起一次次落榜的情景,张鹿樵说:现在我很感谢那些评委老师,一年又一年的备战、学习让我练就了扎实的专业功底,他们对艺术的忠诚、对考生的严格至今仍令我非常佩服并且已经成为我从教的楷模。

    或许从最开始走上音乐之路,执着二字便注定烙在了张鹿樵的艺术生涯中。1988年毕业到现在,我一直在当学生,在老师和学生的身份中不停转换。张鹿樵这样阐述自己的观点:去商店买食品,首先要看看食品的保质期,都会问问这个食品过期了吗?那我们教给学生的知识过期了吗(声乐作品及演唱方法)?总是吃老本,不停地嚼啊嚼,去糊弄不懂的学生?

    1992年,张鹿樵在太原师范学院从教四年后,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文艺助教进修班,在那一年学习中,经过恩师邓映易教授的推荐,张鹿樵结识了上海音乐学院著名声乐教育家周小燕先生,建立了师生情谊。直到2002年,张鹿樵成为上海音乐学院周小燕歌剧中心的访问学者。

    到了2006年,得偿夙愿,张鹿樵前往意大利进行学习。那一年,他46岁。这样的求学似乎和我的年龄十分不符,那时候我的孩子还小,需要关心照顾,而国外深造宽进严出,要求非常严格,是学习上的一大挑战,并且需要足够的经济支撑。但对声乐事业的热爱和执着还是让他穿着旅游鞋、背着双肩包当起了学生。

    他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个人独唱音乐会就是在2008年的米兰。在西方声乐的圣殿——意大利歌剧学院进行了为期两年的专业学习后,张鹿樵拿到了声乐硕士学位和优秀歌唱艺术家证书。而这场个人独唱音乐会成了他两年学习成果的最佳展示。当时的中国驻米兰总领事张利民先生为这样一个普通留学生的音乐会亲笔题词:夙愿得偿,歌剧之乡展歌喉;宏图待展,学成归国育能人

    提起自己的执着,张鹿樵说:我这人有点一根筋,认准的事情不回头。我用了八年考学,用了十四年准备出国,用了二十年登上舞台,学习声乐至今四十一年,我发现事业是一条不归路,只有顽强地走下去,坚定地走下去……”

正己化人 授业解惑

    或许基于自己的坚定执着,张鹿樵多年来带学生也形成了一套选学生重人品、重文化的标准,这些孩子能吃苦、更踏实,而且知道自己有差距,肯付出更多的努力。这种以德为先的人才观更渗透在张鹿樵一点一滴的教学过程中。



有学生迟到了,张鹿樵不批评不言语,搞得学生实在憋不住了:老师,您批评我吧,您为什么不说话呢?”“你这样说就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我还用批评吗?我为什么要用你的错来惩罚我自己呢……?”

    有一次,一个学生上课中途说要出去一下张鹿樵问起原因,回答说,要去重新刷一下公用自行车的卡,过时了要多掏几块钱。张鹿樵当时没再阻拦,但之后开始不动声色地自己掏钱给这位学生发奖学金,让他专心听课这个学生惭愧地说:老师啊,我不能拿这钱。张鹿樵不予理睬,坚持给他发奖学金,要让这学生彻底改了自己的毛病。

    张鹿樵说,没有人是不讲道理的。教育就是要软着来,软才能人,硬就把人掰折了。教授常常教我们怎么做人,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他要求我们坚决不说谎,即使是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宁可不说话也不说谎。跟随张鹿樵教授学习多年的学生都会将这一教诲奉为人生和学艺信条。

    “一个好老师能改变人的一生,我非常幸运地遇到了三位老师,直接给了我最深的影响。张鹿樵一一回忆了起来第一位声乐启蒙老师邓映易教授1975年至2004年,近30年的学习过程中,善良、诚实、坚持学习、热爱艺术的教诲,把张鹿樵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培养成为音乐教育工作者……第二位老师周小燕教授。“1992年在上海交通大学文学艺术助教进修班学习的时候。有幸能够聆听上海音乐学院周小燕先生的声乐课,这一个周期的学习就是十年。

    2002年正式成为周先生的访问学者,认真、严谨、忠诚艺术,是我和周先生学习最大的收获。

    第三位老师是皮埃尔米兰达费拉罗。皮埃尔米兰达费拉罗先生是意大利黄金美声时代最著名的男高音之一,这位为意大利与中国文化交流作出了重大贡献声乐大师,给予了张鹿樵更多的人格力量,更先进的演唱技术……

    或许正是带着一个个艺术大师赋予自己的人格力量,张鹿樵2008年结束了在意大利的学习后,可以留在当地生活,也有工作的机会等着他,但他选择了回国:我的家在中国,学习意大利的文化和Bel Canto的精髓是为了把这些知识用到我的工作中去,用到提高中国声乐教学水平的实践中去。回国后,他接到了其他知名高校抛来的橄榄枝,房子备好了,收入翻番,安排家属,他最终还是决定留在山西一直以来,是太原师范学院培养了我,不断地给我学习机会,我这样离开就太不厚道了。

    也正是带着那些不断蓄积的艺术营养,张鹿樵回到学校后,一心一意扑到教学工作中,执着地寻找培育优秀声乐人才的更好方式。他带的研究生在三年时间里上了七年的课;为了交给学生更多的必杀器,他选择在50多岁唱响一场又一场的音乐会,为此每天要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坚持练习;他带着学生辗转世界各地参加国际声乐比赛及文化交流;他积极邀请意大利著名声乐教授在太原师范学院举办意大利声乐艺术教学周,开启山西省国际音乐交流活动的新篇章……

    回顾他的声乐教学生涯,张鹿樵这样总结:第一阶段可以说是我懂什么、唱什么就教什么;第二阶段,学生是庄稼,我是农夫,需要除草我除草,需要浇水我浇水;第三阶段也是我目前很享受的阶段:学生是庄稼,我也是庄稼,共同生长。一样的阳光,不同的感受;一样的水分,不同的收获;教学相长,共同进步。

    天道酬勤。今年411日,从比利时布鲁塞尔传来喜讯,学生冯瀚莹、巫秉政在第八届比利时贝尔国际声乐比赛中双双获得优秀奖,将应邀于今年7月赴法国参加国际声乐大师班的学习。冯瀚莹是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2009级的声乐研究生,在东北师范大学与太原师范学院联合培养研究生项目中,于2009年至2012年在太原师范学院跟随张鹿樵教授学习,早在2010年就在第41届意大利贝利尼国际声乐比赛中国赛区选拔赛中获得过三等奖。

    张鹿樵企盼多年的对于整个山西声乐界的贡献也已落地开花。他向国家外国专家局申报了七年的教科文卫高端外国专家项目《意大利美声唱法在中国声乐作品中的应用》成功获批,已经于今年311日至25日在太原师范学院音乐系进行了第一期项目工作。

   “引进来是为了更好地走出去。山西有着丰富的民间音乐遗产和得天独厚的民间音乐发展土壤,张鹿樵有一个心愿,运用美声唱法演唱山西民歌,将山西民歌唱到世界上去……(记者 曹英 张琴琴)

 

关闭窗口